“1元咖啡”卷土重来 本地咖啡品牌开打价格战

1块钱喝粗滴咖啡,瑞幸每周送9.9元……近期本土咖啡品牌加大促销力度,不惜以低价抢占市场。 其中,瑞幸咖啡与粗滴咖啡的“捉襟见肘”尤为激烈。

中国商报记者走访瑞幸咖啡和酷滴咖啡的线下门店时发现,由于天气炎热,冷饮需求激增。 此外,各品牌打折促销力度大,相关产品订单量大幅增长。 此外,作为后起之秀,粗滴咖啡也在门店选址和产品结构上与瑞幸咖啡展开了正面交锋。

“1元咖啡”再现

6月7日,华商报记者探访古蒂咖啡北京石榴中心门店,看到店内贴出“1元钱阿根廷邀你喝古蒂”的海报。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开屏广告、分享“1元喝酷滴咖啡”海报等营销推广越来越普遍。

在小红书上,网友们分享着花1块钱买一杯咖啡的喜悦。 “这样的羊毛怎么能不被榨干?一块钱的咖啡,你要什么自行车?” “反正新用户都是1块钱,所以我就挑了最贵的开心芝士青云美式,味道还不错。” ”终于喝到了1元的酷滴,感觉生椰子拿铁和星星的味道一样,不加糖也很好吃!只是1元券需要下载app才能使用,就是有点麻烦。”

在品牌点餐区,中国商报记者发现,粗滴咖啡的产品结构与其他本土品牌没有太大区别,主要销售咖啡、零食和甜品。 咖啡包括四大品类:热门推荐、经典咖啡、茶饮、冰沙。 其中,人气推荐的经典咖啡和生椰拿铁售价分别为23元和29元,优惠价分别为13.5元和16.9元。

记者打开酷滴订餐App后看到,线上的SKU(最小库存单位)比线下的菜单区多,优惠力度也更大。 咖啡产品的价格区间在10-15.9元之间。 最贵的单品是“快乐芝士青云美式”,无券售价35元。 美式、拿铁等其他常规单品售价分别为11.9元和15.9元。

对于很多热爱咖啡、热衷于“扫羊毛”的顾客来说,古蒂咖啡释放出了一定的吸引力。 6月1日,酷滴咖啡正式宣布签约成为阿根廷国家足球队的全球赞助商。 从那天起,粗滴咖啡推出了“1元喝咖啡”活动,全店有售。 用户只需下载Cudi Coffee App即可参与活动。 该活动将持续一个月。

事实上,酷滴咖啡“1元咖啡”的打法并非其首创。 早在瑞幸咖啡成立之初,就通过“一元请你喝咖啡”等促销活动迅速吸引了大批“铁杆粉丝”,实现了品牌的快速扩张。

“羊毛党”的福音

酷滴咖啡为了补贴疯狂烧钱,瑞幸咖啡也不甘示弱。

6月5日,瑞幸咖啡宣布中国市场门店数量已达10000家,成为中国首个门店突破10000家的连锁咖啡品牌。 同一天,瑞幸宣布推出促销活动,消费者每周可享9.9元/杯咖啡饮品。

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郭晋一此前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瑞幸咖啡9.9元的活动将长期持续。 另一位瑞幸咖啡内部人士透露,瑞幸咖啡的9.9元店庆至少会持续到2024年底。

有观点认为,瑞幸咖啡此次大力推广,是为了应对粗滴咖啡的猛烈“围剿”。 对于这一观点以及瑞幸咖啡9.9元活动的具体时长,华商报记者联系瑞幸咖啡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无论是1元咖啡还是9.9元咖啡,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波本土咖啡价格战中,消费者享受到了一波“低价咖啡”的实惠。

“谁优惠多,我就喝谁。先用两个新手机号注册酷滴咖啡用户,来一波羊毛,两块钱喝两杯。然后换瑞幸咖啡, 9.9元买A杯是最贵的。不过瑞幸咖啡最近点单高峰期订单很多,需要排队等候,所以一般都是提前在手机上点单。” 瑞幸咖啡石榴中心店内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

疯狂烧钱补贴Cudi咖啡

享受着实惠的同时,也有消费者心存疑虑,这波“低价咖啡”浪潮还能持续多久? 靠着万店的规模,业内对瑞幸咖啡的补贴还是有信心的,但作为后起之秀的粗滴咖啡,能经得起疯狂烧钱的补贴吗?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2月,酷滴咖啡推出了“百城千店咖啡嘉年华”。 旗下六大系列70余款热销产品全部9.9元起,两周内产品销量突破153万。 然而,在活动结束后的 4 月,Cudi 咖啡杯的数量大幅下降。

5月起,粗滴咖啡再次启动“夏日冰饮季,天天9.9”营销活动,并在抖音平台推出“8.8元免购”活动。 叠加本次新用户“1元咖啡”活动,酷滴咖啡的“夏日冰饮季,天天9.9”活动将持续至7月30日。

粗滴咖啡首席战略官李英博对媒体表示,一杯咖啡的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房租、人工、水电等,单杯粗滴咖啡的成本在2-2.5元左右。 如果加入牛奶或其他口味创新和外包装,成本将达到5.5元左右; 如果租金的单位成本按平均每天400杯计算,成本约为1.22元至1.25元; 人工成本方面,由于机器替代了部分人力,人工成本可以控制在2元左右,再算上水电杂费0.2元左右。

据李英波分析,一杯咖啡的成本不会超过9元。 不过按照9.9元的价格,联营公司的利润还是少得可怜。 与瑞幸咖啡不同,粗滴咖啡从一开始就将目光投向了联营模式,并承诺不开设直营店。 也就是说,Cudi采用的是轻资产模式。

谁将赢得价格战?

公开资料显示,酷滴咖啡由瑞幸咖啡原董事长陆正耀于2022年创立,沿袭了瑞幸咖啡早期的风格。 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酷迪咖啡在全国的门店已经超过3000家。

”陆正耀创立粗滴咖啡,但还是沿袭了瑞幸咖啡之前的打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难与如今的瑞幸咖啡相提并论。目前,国内消费者对品牌和品质的认知更加深刻,以瑞幸咖啡万店目前的规模效应来看,如果粗滴咖啡去跟它打价格战,我觉得是没有胜算的。而且依靠烧钱的低价竞争方式抢市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策略。” 广东省食品安全促进会副会长、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朱丹蓬认为,依托当前国内咖啡市场消费红利的持续增长,瑞幸咖啡的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已经充分体现在其运营过程中。 万店规模也为瑞幸咖啡回归资本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 可以说,该品牌未来的发展非常乐观。

瑞幸咖啡CEO郭锦仪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也表示,瑞幸咖啡已经建立了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能够在保持合理利润率的同时实现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和杯量。 品牌在这方面很难与瑞幸咖啡竞争。

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围绕“低价咖啡”展开的价格战初步预计将持续到今年年底。 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负担得起,是对库迪咖啡的一大考验。

平安证券研报还称,目前粗滴咖啡在抖音上主打8.8元和9.9元优惠券,窄门餐厅显示ASP(Average Sales Price的缩写,意为平均售价)为11.58元. 目前实际ASP为6-9元; 在现阶段优惠促销力度大的情况下,价格和杯量两大核心假设并不稳定,因此后续稳定的门店利润和整体合理的回收期仍需动态跟踪。 今年二季度是库迪咖啡门店的第一个旺季,也是它的一个大试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