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街斗9.9元是生死线

瑞幸和库迪,加盟商能跟着谁赚钱?

咖啡理念_咖啡策略分析_咖啡机构观点/

‍‍‍‍‍‍‍‍‍‍‍‍‍‍‍‍‍‍‍‍‍‍‍‍‍‍‍‍‍‍‍‍‍‍‍‍‍‍‍‍‍‍‍‍‍‍‍‍‍‍‍‍‍‍‍‍‍‍‍‍‍‍‍‍‍‍‍‍‍‍‍‍‍‍‍‍‍‍‍‍‍‍‍‍‍‍‍‍‍‍‍‍‍‍‍‍‍‍‍‍‍‍‍‍‍‍‍‍‍‍‍ ‍‍‍‍‍‍‍‍‍‍‍‍‍‍‍‍‍‍‍‍‍‍‍‍‍‍‍‍‍‍‍‍‍‍‍‍‍‍‍‍‍‍‍‍‍‍‍‍‍‍‍‍‍‍‍‍‍‍‍‍‍‍,再次迎来了新的“低价”大战。

6月5日,率先达到万店规模的瑞幸咖啡表示,将长期实行9.9元低价策略,“将中国咖啡带入精品咖啡时代” 9.9元。”

9.9元已经成为整个咖啡行业盈亏的生死线。

在库迪咖啡的招商说明书中,其单杯咖啡成本结构为9.55元。 在店内盈亏平衡模式和杯价上,库迪咖啡将单杯收入的价格值设定为16元,每天400杯。 杯子是利润线。

面对瑞幸9.9元的定价,整个咖啡行业将如何应对?

毕竟对于加盟商来说,创业的前半程早已在听故事中过去了。 如何赚钱才是硬道理。 所有加盟商都开始盘算自己的财务账目。

店铺争夺战

今年4月,网上有报道称,库迪咖啡推出新的合作政策,通过“翻牌奖励”的方式“收购”其他咖啡品牌的加盟商。

信息显示,瑞幸加盟商若转用酷迪咖啡,三年服务费将直接减免。 如果门店能达到日销量600杯的水平,库迪还将承担违约金和装修等费用。

从行业角度来看,库迪的政策非常有针对性。 2021年,瑞幸正式打通瑞幸咖啡的加盟渠道,并打出了“0加盟费”的大旗。 特许经营的放开,让瑞幸卸下了重资产的包袱,迅速扭亏为盈。

随着提前入局的瑞幸加盟商合作期到期,他们必然会面临新的问题,比如合作积分的调整、是否继续享受扶持政策等。 此时被“断绝关系”的库迪希望煽动商家反抗瑞幸,以提高自己的开店速度。

对于Cudi的做法,瑞幸也迅速调整了市场策略。 5月29日,瑞幸推出全新特许经营模式——门店加盟。 简而言之,就是向已经加入其他品牌的加盟商开放加入瑞幸的机会。

“这次门店加盟活动是瑞幸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开放,时间窗口可能会很短。” 瑞幸对外表示。

有业内人士暗示,瑞幸开业时间短是一个“阴谋”。 一旦在瑞幸和酷滴之间摇摆的准加盟商出现转向瑞幸的迹象,将会影响酷滴咖啡的整个加盟体系。 会引起很大的振动。

为什么加盟商更青睐瑞幸咖啡?

表面上看,Cudi的开店速度已经超过了同期瑞幸咖啡。 截至今年5月30日,酷迪门店已突破3000家。 库迪咖啡还宣布,今年7月底前将门店总数翻倍至5000家。

与早期全是自营店的瑞幸不同,库迪咖啡依靠加盟商的“轻模式”快速运转。 “瑞幸近三分之二的门店都是自营店,更注重品牌形象和精细化管理。” 一位华北咖啡行业人士向绿九商业评论表示,由于瑞幸的进入门槛较高,库迪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了瑞幸。 幸运的是,他被“取代”了。

库迪创始人陆正耀和他的团队因打假被列入资本市场黑名单,因此通过加盟商的资金几乎是“继续生存”的唯一途径。

鲁九商业评论在库迪的招商手册中看到,为了让加盟商快速扩张,他们甚至为资金不足的加盟商提供贷款服务。 一位熟悉库迪的业内人士告诉绿九商业评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如果靠债务杠杆创业,一旦失败就很难翻身。

陆正耀被踢出瑞幸团队后,先后创立了曲小眠和舌英雄。 这些模型基本上遵循了 Cudi Coffee 相同的路线。 因为这种商业模式极其“轻”,即使项目失败,陆正耀也能迅速转投新项目赚快钱,只剩下加盟商来收拾惨淡的创业烂摊子。

一旦库迪咖啡的门店扩张速度放缓,没有存款、没有现金流补充资金的陆正耀,很可能会重演半开玩笑英雄的老故事。

规模战和价格战

对于近身作战的库迪,瑞幸再次使出了低价法宝。

6月5日,瑞幸咖啡第10000家门店开业。 在万店盛典上,瑞幸咖啡正式宣布将在全国10000+门店实行长期9.9元优惠,“将中国咖啡带入高品质咖啡”。 9.9元时代。”

一位前瑞幸经理向绿九商业评论表示,疯狂追赶他的粗迪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瑞幸的“鲶鱼”。

有媒体透露,今年5月和6月,瑞幸咖啡已连续两个月实现整体盈利,金额达数千万元。 已经实现盈利的瑞幸再次奉行低价策略,这也给库迪带来了更大的市场压力。

绿酒商业评论获得一份酷迪投资手册显示,酷迪咖啡预估单杯咖啡的成本为9.55元。 在门店盈亏平衡模式和杯价方面,库迪咖啡将单杯收入的价格值定为16元,每天400杯为利润线。

然而深谙碰瓷营销的陆正耀自然深知“创业的世界只有残酷”的道理。 为了在价格上拉拢瑞幸,酷迪已经卖到了9.9元以下。 社交平台上,库迪的8.8元消费券、5.8元、3.8元优惠券随处可见,甚至还有大量关于下单3元的帖子。

或许短期来看,这种价格策略是有效的,但培育多年的咖啡消费市场依然存在这样的担忧:成本价近10元,售价却只有4、5元,这那种“野蛮”的定价,最终谁来埋单?

答案指向加盟商。

在抖音和小红书上,不少酷迪加盟商面临着“集体困境”,即已经运营数月却没有盈利。 一位库迪加盟商表示,在写字楼经营几个月后,他损失了3万至4万元。 就算一天能卖3400杯,他还是赚不到钱。 他和他周围的一些朋友已经考虑过出售。 。

从规模来看,瑞幸目前的门店数量是库迪咖啡的数倍。 除了在消费者口碑方面具有较大优势外,其上游溢价能力也较强。 因此,如果在9.9元的价格带上发生长期的“街头战争”,库迪咖啡面临的压力将会非常大。

一方面,瑞幸1万多家门店中,自营店依然占据半壁江山。 直营店在9.9元的长期价格上也保持了一定的盈利能力; 此外,瑞幸烘焙等方面的供应链是自我可持续的。 ,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本。

“库迪咖啡的供应链之前依赖王力咖啡,主要销售咖啡机。现在王力咖啡已经逐渐退出,主要由立宇食品提供。” 一位接近库迪咖啡的人士告诉绿九商业评论,三方供应链在平衡门店急剧增长的需求时,经常会出现供应链跟不上的情况。

另一方面,行业不安全感加剧,让发起价格战的库迪咖啡难以提价。 如果按照库迪客服此前回复媒体的说法,“4月1日起,部分城市的产品价格确实会上涨”,那么目前尚不清楚消费者是否愿意按照新的价格下单。

“价格战短期内可能不会停止,很多年轻人都下载了两款应用,正在比较、下单。” 上述人士无奈表示,年轻人习惯比价,愿意分享哪家便宜。

库地咖啡的“三座山”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陆正耀在多次餐饮创业失败后再次被寄予厚望的库迪咖啡在咖啡赛道上没有机会。 但总体来说,它至少要翻越“三座大山”。

一是如何补充“金融弹药”。

平心而论,瑞幸创造了当年最快IPO的纪录,这与陆正耀的“陆方法论”密不可分,即“找对路、成立公司、融资巨额、烧钱扩张、尽快IPO。” 此前,陆正耀创办的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走的是同样的道路。

但遗憾的是,目前,一级市场的咖啡消费热情早已降低。 从公开信息来看,Kudi成立不到一年时间,尚未获得一笔融资。 对于库迪来说,要想在价格上与瑞幸竞争,第一步、也是长远的解决办法就是资金问题。

二是实现精细化经营。

瑞幸实现正盈利,得益于纠正“烧钱”、“闪电战”等一系列策略的问题。

瑞幸咖啡现任掌门人郭谨一也认为,瑞幸咖啡已定调新的战略规划,将整体闪电战模式从快速扩张调整为精细化运营,集中优势提升门店运营效率。

库迪咖啡也明白一路奔波的隐忧,但要实现精细化运营却有些困难。 没有自给自足的供应链和自营店,库迪更像是一家品牌管理公司。 他们的生意命脉在于加盟商的增长率。 这迫使库迪把增长放在第一位,无意细化。 运营。

第三,让加盟商真正赚钱。

华北某一线城市的酷迪咖啡加盟商告诉绿九商业评论,店面投资成本不含租金超过20万元,其中有5万元押金。 目前,其店内客均日均销售价格在10元左右,盈利困难。

“据我了解,库迪咖啡在一线中心城市的门店还很难快速实现盈亏平衡,如果总部减少补贴政策,随时都会处于亏损状态。” 加盟商说道。

那么,库迪是否有足够的信心继续补贴市场呢? 加盟商透露了一个细节。 公司根据每月毛利润进行积分。 2万元以下不收取任何费用,2万至3万元收取10%,3万至4万元收取15%,4万至8万元收取20%,8万元以上收取25%。 “从下个月开始,上述政策整体上调5%。”

“小红书上,已经有很多关于库迪咖啡转让的信息。” 一位二线城市加盟商向绿九商业评论表示,无论是在部分地区违背承诺涨价,还是准备涨价,都表明库迪咖啡现金流面临压力。

一旦佣金上升到高位,或者不再继续大额补贴,库迪面对决心长期保持9.9元的瑞幸几乎没有什么动作。

创业项目资本发行最大的优势就是“快”,但劣势也极其明显。 首先,这自然是一个无底洞; 其次,很多创业项目后期都会被资本绑架。 即使想要打下坚实的基础,也成了一件身不由己的事情。

单纯依靠现有资金进行发展显然很难满足Kudi的扩张速度。 不过,在一级市场遇冷的背景下,“合理”运用金融手段也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 因此,近期市场上频频传出“库迪咖啡涉嫌利用承兑汇票与供应商结算,可能出现现金流危机”的报道。

鲁九商业评论就此咨询了金融行业资深从业者。 对方表示,从金融运作的角度来看,承兑汇票结算是企业支付账款的周期延长,是一种技术性的金融手段。

“如果Kudi选择转账支付,钱会直接转入供应商的账户,但如果他选择用银行承兑汇票结算,那么这笔钱实际上还是在Kudi的账户上。根据承兑汇票,最长的会计周期是6个月,也就是说供应商要想拿到钱,必须是收到账单后6个月。” 该财务人士表示。

诚然,用银行承兑汇票来结算供应商,并不直接表明库迪存在现金流问题,但结合其自身的商业模式,“这家公司正在想尽办法从供应商身上赚钱”。 这也是这位金融从业者给出的解读。

在新的竞争环境下,酷迪还能将这种低于成本的“非理性价格”维持多久? 还有哪些所谓差异化竞争壁垒? 未来还有机会获得资本市场的投资信心吗?

一切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