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咖啡的诗

◆◆◆

许多新事物、新思想的涌入,在晚清诗坛掀起了音译词写成古诗的潮流。 得益于这种趋势,我们可以在流传至今的晚清诗歌中找到咖啡曾经使用过的名字。

《围城》里有一个人物叫董邪川。 有一次,方鸿渐谈到外国人不能品茶喝汤的话题。 董谢川道:“这和范范山用鸡汤泡龙井茶是一个笑话,是我们光绪老伯父在光绪初年在京城做官的时候,有人从国外回来送给他的。”一罐咖啡。他以为是鼻烟,就挠了挠鼻孔里的皮肤。他的诗集里有一首诗是关于这个的。”

咖啡文化的内涵_咖啡

老舅范范山(范增祥)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也是清末著名诗人。 他确实用咖啡粉当鼻烟。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书。 诗“双翁慧误将余咖啡当鼻烟”。 在他的诗中,发生在1899年的故事是这样的:

姑说茄子是丹波,豆香误是永禄家。

就像白雪楼里的老人,不知道世间有茶一样。

诗的意思是他的好朋友元畅(双翁)给了他一罐咖啡(咖啡)。 他误以为是丹波(即丹波,香烟Tobacco的音译),不小心吸入了咖啡粉。 鼻子里,就像无知的李攀龙,把好茶误成了烂叶。

咖啡文化的起源与发展_咖啡

在早期诗歌中,咖啡是一种新奇事物,诗人只是简单地描述这种苦涩的异国饮料。

1887年流行于慈溪地区的竹诗《申江百首》中写道:“几家酒家铺朱红,鸽排不腻肥,各客嚼尽,不亦乐乎”。吃饱了就可以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1907年写的《湖江商业风景》有一首赞美咖啡的七言诗:“名曰其物,非俗物,市上说是豆做,色甜苦苦”。 ,而西方人经常用它来代替茶。”

朱文秉的《海上竹枝诗》中也有这样的传说:“主菜先上汤,中菜难辨,若补片太少,无法取代米饭,我们就走人”。喝完咖啡后。” 先上开胃菜,然后是主菜,最后是米饭。 然后是“patch”(布丁)甜点,最后是一杯咖啡。 这顿西餐的流程和今天几乎是一样的。

咖啡

随着文人、西方、小资对咖啡的情操越来越重视,与咖啡有关的诗歌也从“硬”变成了“软”,出现在更加私密、生活化的场景中。

例如“断眠咖啡意满,茉莉花香可怜,夜归灯依旧亮”(林庚白《浣溪沙·霞飞路咖啡馆》);

“饮乐加非茶,忘调奶。奶如欢畅,加非茶如倚苦”(毛远征《新浪漫主义诗词》);

“再苦再苦,绝如相思之味”(周守娟《生茶子》)。

更好的是潘飞升写的《临江仙人》:听第一红楼雨夜,琴声暗问往事。 画室绿窗纱刚刚盖上,琴弦已停,春意慵懒,农黛脱下莲靴。 也许并排坐在床上,低声教授蛮语。 起床后,又喝了一杯新茶,婢女却笑着叫我去看唐花。

咖啡文化的内涵_咖啡

红楼听雨,客厅弹琴,学外语(野蛮人),喝咖啡(加拿大),晚清小情侣的娱乐生活真是与当年大不相同。他们的前辈的。

贾飞、贾飞、贾飞、蔡飞、可飞、高风、考飞……在晚清时期,咖啡曾有过如此多的名字。 虽然当时的名字很多,但能提供的咖啡却非常有限。 就连光绪皇帝在宫中也只是“用机炉小火煮咖啡”,喝的是像茶一样冲泡的普通黑咖啡。 如今,咖啡的品种越来越多。 如果你走进任何一家咖啡店,你都会发现浓缩咖啡、美式咖啡、拿铁、卡布奇诺等等,原本统一的“咖啡”一词,已经分裂成了很多新的术语。 新类别。 虽然名字多且复杂,但对于咖啡爱好者来说,这应该算一个幸福的烦恼。

-结束-